您好!欢迎访问贵港白礼佐律师
欢迎来电咨询:15285620311
您的位置: 首页 > 新闻中心 > 贵港强奸幼女仍应以“接触说”为既遂标准

贵港强奸幼女仍应以“接触说”为既遂标准

文章出处:gg.gzblzls.com | 发布时间:2021-04-17 11:18

贵港律师贵港建筑工程律师贵港法律顾问律师

1984年两高一部《关于当前办理强奸案件中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答》(以下简称《解答》)2013年被废止,由于该《解答》中规定了强奸幼女犯罪既遂为生殖器间的接触说,随着该《解答》的被废止,有不少人认为强奸幼女犯罪既遂标准接触说也随之取消,应当和强奸妇女的犯罪既遂插入说统一。导致该分歧的原因有如下几个:

1.没有理解《解答》废止的原因。

2.对此类案件主观上的犯罪意图缺乏区分标准。

3.没有正视幼女和妇女在生理上的客观区别,而一味地要求采取统一标准其实,最高法对于该标准一直以来未曾改变过,1957年发布了《最高人民法院1955年以来奸淫幼女案件检查总结》(至今仍有效),里面很明确幼女和妇女为什么要区别对待,采用何种标准做了详细阐述:是将犯罪者主观上的犯罪意思和客观上的犯罪行为结合起来考察的。犯罪者意图同幼女性交,并且对幼女实施了性交行为,就是已遂的奸淫幼女罪。如果犯罪者意图用生殖器对幼女的外阴部进行接触,并且有了实际接触的,也按已遂的奸淫幼女论罪,但认为比实施了性交行为情节较轻。至于犯罪者意图猥亵,而对幼女实施性交行为以外的满足性欲的行为(如抠、摸、舔幼女阴部,令幼女摸、含、舔自己的生殖器等),则按猥亵幼女论罪。

1984年两高一部《关于当前办理强奸案件中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答》于2013年被废止的原因,并非强奸幼女犯罪既遂标准不合时宜需要废除的原因,而是刑法对强奸犯罪等加重情节进行了规定,而《解答》中的情形已经不合时宜或者有冲突,技术上只有将整个《解答》全部废止。但不能认为解答里的其他指导精神也全部不能用了。

综上,我们在处理奸淫幼女与亵幼女案件中,要将行为人主观上的犯罪意图和客观上的犯罪行为结合起来考察。意图同幼性交,只要双方生殖器实际接触,就应按照强奸罪既遂论处,确实未实际插入的,可以酌情从轻处罚。对于何为和幼女的性交:和幼女的性交就是性器官之间的接触(包括插入)。客观上性器官之间已经发生了接触摩擦、顶撞等行为,即便主观上辩解不想插入,也不可能是猥亵行为了,而已经是性交行为了。这个是对幼女的特殊标准。

最高人民法院1955年以来奸淫幼女案件检查总结规定,为了稳、准地惩罚奸淫幼女犯罪,重要关键在于确定案件性质是否属于奸淫幼女。从各地人民法院的材料来看,目前在这方面的主要问题是:什么算是幼女?奸淫幼女和猥亵幼女应如何区别?我们对此提出如下意见,“二、关于奸淫幼女与猥亵幼女问题:奸淫幼女犯罪的特点是在外阴部接触或摩擦的占绝大多数,真正奸入的很少。在某些案件中仅有双方生殖器的接触是否成立奸淫幼女罪,或者是否可按猥亵幼女论罪,一些审判人员的意见不一致;少数被告人也以“没有奸入的意思”为辩护理由,否认自己成立奸淫幼女罪。“

京、津两市法院在审判实践中区别奸淫幼女与猥亵幼女,是将犯罪者主观上的犯罪意思和客观上的犯罪行为结合起来考察的。犯罪者意图同幼女性交,并且对幼女实施了性交行为,就是已遂的奸淫幼女罪。如果犯罪者意图用生殖器对幼女的外阴部进行接触,并且有了实际接触的,也按已遂的奸淫幼女论罪,但认为比实施了性交行为情节较轻。至于犯罪者意图猥亵而对幼女实施性交行为以外的满足性欲的行为(如抠、摸、舔幼女阴部,令幼女摸、含、舔自己的生殖器等),则按猥亵幼女论罪。我们认为上述区别是适当的,可供论定罪名时参考;但在研究量刑轻重时,必须根据案件的具体情节和实际危害程度,实事求是地加以解决。对猥亵幼女罪,一般地说不宜比照奸幼女罪判刑,但对于施用残酷手段猥亵幼女的,猥亵幼女造成严重后果的或猥亵人、情节严重的,也必须从严处罚。至于对幼女偶有轻薄行为,则不应当作犯罪予以追究。



(此内容由gg.gzblzls.com提供)
返回列表